纯玩姐姐

发神经可以 但请别碰我的楼诚

【楼诚】肯山兰 7(东非动植物科考AU)

somnium:

第七章 马赛长颈鹿 Masai Giraffe




夜行是自然科考者的功课。出于避敌等原因,部分动物选择夜行,白天休息,夜间摄食,有些甚至进化出了发光的生殖器官,便于夜间交配。部分动物为了躲避高热天气,只在晨昏等光线较弱时活动。


夜行性动物和晨昏性动物在爬行类、哺乳类、鸟、鱼和昆虫中均有分布,因此不夸张地说,每一个搞动物研保的人,都曾把夜晚奉献给野外。




于明诚而言,夜行也是对自然科考者的奖赏。夜行性动物进化出适宜的外观和习性,区别于惯见的昼行性特点,这些征候往往有奇异的美。


更何况,在漫漫夜里,无声遮盖了一切有声,黑色填补了空间和距离。这洪荒宇宙,只剩下明诚和他的斑雕鸮。这让明诚心醉。


今晚,他同意让这世界里多一个明楼,虽然明楼还不明了个中含义。




俱乐部的客人大多清晨游猎,不安排夜生活。十点,酒店各处的灯已经熄了。秋夜下了露水,草径起泥。明诚打着手电筒,深一脚浅一脚。茶室木头屋檐下挂着一盏小夜灯,明诚看到了明楼的影子。


不稳定的电压让微弱的光斑在明楼脸上跳跃,勾勒着他柔软的发、深邃的眼、高挺的鼻、坚毅的上唇。他是好看的…… 明诚在心里说。想再近一些,不自觉又加快了脚步。




“慢点,我在。”


温柔的话让明诚醒了醒,脚下一滞,感觉被明楼撞破了秘密。红着脸,明诚庆幸这夜足够暗。


抬眼看了下明楼,“穿挡水裤很好,否则小腿会湿。”许是一晚上没说话,明诚的声音比预想的高,吓了自己一跳。清了下嗓子,明诚把预先准备的隔水套塞进裤兜深处,“走吧,趁河马还不活跃。”




两人并行,一路无言。明诚自己险些瓣蒜,又怕明楼跌倒,“你站到我身后,电筒照射范围小,我看不清。”


“你想说你踩过的泥,我再踩不滑,对吗?”


明诚暗暗攥拳,这个人!明楼没给他机会,顺从地撤了一步,走在他身后。




踏上湖边栈道,脚下轻松了些。明诚用电筒中档扫着栈道旁的林地。很快,一只淡黄色的身影进入了视线。后腿有白色斑点,一只雌性薮羚。


羚羊并不畏光,明诚换了强档。它对突然的光线变化感到困惑,嘴里还嚼着草,大而湿的眼睛呆呆地望向明诚。明诚忍不住轻笑,拉了下明楼,悄声说,“薮羚,小姑娘有点懵。”




正说着,哗啦一声水响,明诚迅速抓住明楼小臂将人拖到身后,电筒快速去追声音来源——两只水羚站在齐腰深的水中咬水葫芦。明诚松了口气,不是鳄鱼…… 


“水羚…… 你看他们毛发多亮。水葫芦是入侵物种,这也算区域内外的生命大和谐吧。”




两人默默看了一会,继续向前。


四周越来越暗。明诚觉得感官都被放大,像多长了一副眼睛与耳朵。每一步踏下去,那脚底泥泞和栈道木头粘连的声音,清晰得像踩在心上。明诚把电筒调到低档。


夜风吹过,头顶沙沙作响。只是树叶、蛙叫与虫鸣吗?明诚睁大眼睛,似乎要看到风声。一瞬间,他觉得自己看到了。风是暗淡的墨绿,是纳瓦沙的水草,是薮羚的眼睛,也是秋天的夜露。




一个新的声音加入。擦擦,擦擦。那是咀嚼树叶的声音。明诚抬起电筒扫视,10点钟方向一颗高树,枝桠间隐约透出一小片葡萄藤的花纹。


明诚的心脏猛地收缩。


迅速关掉光源,他在黑暗中摸索到明楼的手,握住。明诚迈步,缓慢而坚定的向前。身后的人默契地什么都没问,只是放轻了脚步。


约莫走了半分钟,明诚站住。握住明楼的手更抓紧了些,明诚突然打开电筒。




啊……这是一只成年的马赛长颈鹿。


健康、优美、健壮。


橙色的斑块已完全长成,葡萄藤般的白色花纹彼此缠绕。那么近,只有五米。这只生物将美艳至极的皮毛肆意地向明诚展现。铺天盖地。像一面花墙,像一幅挂毯,像一堵瀑布…… 目瞪口呆,明诚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窒息。


长颈鹿受到光线的惊扰,停留了五秒便慢慢从树枝中撤出来,回头望了一眼,优雅地跳走了,直到身形影影幢幢。




“明楼,我……他太美了,”明诚语无伦次,声音颤抖,“我非常激动,你明白吗!我的心要跳出来!”明诚失控地捉住明楼的手,急迫地抚上自己的心口。




烫……男人掌心的温度顿时传遍全身,明诚的眼睛咻地睁大,像是刚刚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。


明诚倒吸一口气,想要离开却迅速被手臂圈住。下一秒,一双温暖的嘴唇贴上自己的,因惊讶而微微张开的牙关被轻易撬开,舌尖被贪婪地勾住——明诚感到一条蛇滑进了自己,被吮着,被舔着,被猩红的信子扫过每一个角落。明诚闭上了眼,全身心地与那蛇痴缠在一处。


一时间风声、水声、虫声全都隐去了,明诚跌进一个叫做明楼的真空,今夜第二次感到无法呼吸。




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,低沉的哼哼声越来越响,终于让明诚无法忽视。从明楼唇上挣扎着分开,“唔明楼,停,停一下,河马……河马太近了……”







评论

热度(25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