纯玩姐姐

发神经可以 但请别碰我的楼诚

狮子的生涯(伪装者剧评,关于楼诚和明家)

非常喜欢这篇

假装不经意:




之前有一个评论这样说:明家人都是背叛自己阶级的人,他们知道自己所参加的革命,必然是要打碎这些旧世家,甚至毁灭自家的。




个人这么看:明家是个根源深厚的家族,它很难说是旧世家、资本主义或封建家族,在历史长河中,也有很多家族及其精神根源,是超越了历史时代变化、权力更迭、意识形态更替的。不过以上的评论,倒让我想起《狮子王》的经典台词。




“辛巴,你要知道,世间万物都处在一种精妙的平衡之中。要当国王,你就必须理解这种平衡。不管是在泥土上爬着的蚂蚁,还是在草原上奔跑的羚羊,都值得我们去尊重。”


“可我们不是吃羚羊的吗?”


“没错,但是在我们死去以后,我们的身体会化为绿草,这些草就会被羚羊吃掉。正如黑夜会变成白昼,冬天会带来春天,死亡中也会诞生新的生命。世间万物都包容在这个巨大的轮回之中,生生不息。”




强者真正的精神,是限权,而不是趋权。在伪装者里,这也是明家与汪家的区别和界线。任何一场革命,任何一场战争,倾尽所有投入其中的,都有、也必然有他们。他们拥有名望与财富,并可将之世代传承,但是他们也是战争与革命中,冲在最前、战损率最高的。他们明白覆巢之下无完卵,他们有自己的信仰,也会为了自己的信仰而努力,有破釜沉舟的勇气,也有蛰伏黑暗的决心。




革命常常是革自己的命,共产到头是共自家的产。杀进阿房宫的项羽也是个世家子弟,三国时期各路诸侯没几个不是汉室时期西凉的、江东的世家,隋唐演义里李渊父子与凌烟阁诸位从贵胄家而起的也不少。世家子弟才是大江潮涌的前沿,才知道改变的重要性。世家的修养学问、文化底蕴必然让他们看得更远,更明白。




真正不容易被资本收编的政客,往往是形象有点贵族、有点奥斯汀小说男主角味道的人。越是强调自己“平民”、“道德标准”的,越容易被收买,不打领带、喜欢嘲笑西装的“阶级性质”的政客,很容易当选后向右转。民选政治有个规律是:大富豪和真贵族上台,往往会为平民百姓说话(或者至少打着为底层民众利益的旗号)。最近的例子是太平洋对岸某超级大国的总统胜选人。




他们需求,他们也供给,他们把自己当作一个环节,而不是主宰者,这个世界本没有主宰者,如果一定要有,那就是大自然,就是时间和历史。




他们会真正为民众说话,就像木法沙告诉辛巴,我们吃羚羊,但我们死后,会化作草原上的草,我们的血肉会再次变成它们的血肉。这是狮子的境界,而一心只想掠夺的,不过是豺狼。




就像我们可以说出明家的种种,有捧的,有骂的,有喜的,有哀的,但都对明家繁复深厚的内蕴,有所体会和感触,都能从中体悟些什么,了解些什么。汪家是个悲剧,汪曼春也的确是个值得唏嘘的人物,但细细想来,把她当做值得沉思的对象,却莫名觉得有点荒谬。

评论

热度(71)

  1. 纯玩姐姐假装不经意 转载了此文字
    非常喜欢这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