纯玩姐姐

发神经可以 但请别碰我的楼诚

人物和情节的平衡——评《鸣沙》

只要有爱 放开怀抱 好文很多啊

der eisberg:

Q口Q!!谢谢太太!我觉得我觉得这不仅是一篇长评!这简直是哈利路亚!!!感动!先转起,然后埋头打字(TДT)


欣桦:



私心打了楼诚tag。我一般自己发状态包括repo是不打楼诚tag的,但这是最后一次啦,请大家原谅我吧!


亲身体验告诉我,长评要趁早,一旦作者决定弃坑,说什么都来不及了……所以这是一篇夹杂了很多私货的、献给 @Der eisberg 的长评,希望大大的《鸣沙》不要坑呀不要坑!


 


《鸣沙》是一篇很神奇的文,它从某种程度上改变了我对同人的理解。


先说我的同人观。


对我来说,不论是不是同人,一篇小说最重要的是人物,其次是情节;所有细节和描写都是为了强化人物和情节,而所有情节又是帮助塑造人物的。而同人既然是借已有的人物发挥,就不能也不应该让人物服务于情节。


但这个原则其实没那么严格。进楼诚圈前,我是个默默吃粮的家伙;对喜欢过的其他CP,有时候人物没那么符合我理解的形象,如果故事够精彩、作者塑造的人物够鲜明,我也就当同名原创小说,凑合着看了。


唯独楼诚不同。


因为我对楼诚是真爱。


楼诚是我动笔写文的第一个圈,大概也是最后一个了。以前一直看文的我,从来没有如此投入地体察一对CP的角色性格、特点、成长经历等等。看原剧时我就对这两个人物有了自己的根深蒂固的理解,而随着自己动笔写文,思考和研究得越多,自己的观点越深、也越个人化。


结果是,我的阅读体验也改变了。看文时,我固执地挑选那些让我看着顺眼的——也就是和我对楼诚的理解一致的文,如果不一致,我就看着别扭,然后默默放弃。


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内,我看楼诚衍生比楼诚和蔺靖更起劲;因为楼诚和蔺靖的人物我都太熟悉,倒是其他衍生人物,自己的理解没那么深,别人怎么写我就怎么看。


这其实是一种带有极大偏见的看文方式。但反正看文纯粹是自己的事,我也没想着自我纠正。


直到我看到了《鸣沙》。


 


五个字描述我刚看《鸣沙》第一部的观感:别扭而惊艳。


别扭在于,第一部前半部分里的楼诚似乎不是特别符合我的理解;而惊艳在于,写、得、太、好、了。


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,《鸣沙》都是一篇非常出色的文章。文笔简单锐利、情节跌宕起伏、人物鲜活生动,像一幅干净利落而惟妙惟肖的画卷,增一笔则太冗杂、减一笔则太干瘪。简而言之,就是我最喜欢那种小说。


喜欢到何种程度呢,虽然我当时觉得文中的明楼比我理解的明楼控制欲强太多、而明诚似乎又没有我理解的阿诚那么有独立性,可我还是忍不住看下去了。说真的,明楼的控制欲和明诚的个人独立性是我立场最鲜明也最狭隘的点,但《鸣沙》好看到让我觉得无论如何都要看下去。


当时的感觉是,啊,真好看,吐槽也要等看完了再吐。


终于看完之后,我比较想吐槽我自己。


因为我发现,我犯了两个错误:以己度人、和以偏概全。


以己度人在于,我在并不完全了解作者构建的世界的情况下,就对作者世界里的楼诚妄加判断;以偏概全则在于,我没考虑到人物的成长和变化。


再深刻剖析一下,第一点错误来自对AU的理解不正确,而第二点错误大概来源于自己的局限性吧><


 


写AU真的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。想在原作基础上理解人物容易,要把人物搬到一个几乎完全脱离原作的环境,还要表现出属于原作人物的性格特点,我感觉难度简直加倍。


如果心中没有若干活生生的人物,ooc简直是分分钟的事。同样关键的是,这些人物必须根植于新的环境;把原作的行为搬到AU,未必就是合理的正确的,而做出原作中人物不会做的事,也未必就是ooc。


《鸣沙》的一大好处——也是我的错误根源——就在于,随着情节的进展和故事背景的铺开,我越来越感觉,其实人物并没有走形;我之所以感觉别扭,是因为我对这个AU、对人物(尤其是明楼)背后的故事不够了解。


而另一大好处在于,这是一个逐渐成长的故事。明楼和明诚都在成长,他俩对彼此的看法和互相之间的感情也在成长。然而浅薄的我,一开始时把这个好处也当成缺点了。


我自己写过一点楼诚年轻时的故事。但我没有意识到,成长的途径不是唯一的。即使在原作背景下,他们从少年和孩子走到铜墙铁壁,也有太多种可能性,何况是在AU里。


《鸣沙》就让我看到了一种我之前没想过、但是完全有可能的途径。循循善诱是教导、处处苛求也是教导,后者未必不如前者。在某些情况下,后者其实是比前者更深的羁绊和爱。


另外,成长不是一个人的事,一段感情的成熟更需要双方的改变。我所理解的楼诚是“感情成熟而稳定”的楼诚,于是自己的文从来没能体现这一点。这其实是一种遗憾,而《鸣沙》让我感觉新鲜和圆满。


这么说吧,刚开始读《鸣沙》时,我没意识到自己是在管中窥豹,刚好那又是一只小豹子,于是我就自顾自地把豹子脑补成了花斑猫,然后在心里埋怨作者把豹子写成猫……默默鄙视一下自己。


 


《鸣沙》第一部的后半段,我就已经从“别扭而惊艳”转到了“入迷加期待”状态,而进入第二部,真的只有星星眼等下文了。


这一部里,我对作者的AU理解更多,而楼诚年龄也更大。这个AU里的楼诚越来越符合我脑海里的形象,尤其是看到最新一更,明楼从噩梦中醒来,心想“我身后有阿诚”时,真的有种“蓦然回首、灯火阑珊处”的感觉。


这就是楼诚。楼诚就应该是这样。


这是一个没有楼诚我也愿意看下去的故事;偏偏故事的主角真的就是楼诚,不只是那两个名字,就是我爱的明楼和明诚。夫复何求?


在评论里看到作者在纠结,要不要放开剧情,放开走剧情会不会脱离人物,而执着于人物会不会束缚剧情。本想直接回复作者,但又觉得,没有前面的表白,单独打这段话可能不足以表达我的想法。所以在这里,想特别特别认真地对作者说:


我不了解您对后续剧情的想法,所以不敢对后文妄加评议。但至少从您已经发出的章节来看,我觉得情节和人物是相辅相成的,而人物的刻画并没有跑偏;相反,情节越进展,我越觉得人物符合我的想象。


说到底,每一个作者写的都是自己心里的楼诚;我觉得,只要您构思情节时以您心中的明楼与明诚为蓝本,就不必太在意人物是否走形。情节本就是人物的选择和行为推动的;给定您所写的环境,如果您觉得楼诚(以及其他角色)会做什么,那就让他们那么做吧。


但反之,如果您非常想写某一情节,但又觉得您心中的楼诚不会做出这种事,那就真的是个问题了。对此我的建议是,要么改变环境或者增加条件,“迫使”角色往您希望的路上走;要么对人设进行微调,当然如何调整是个非常难把握的问题,我不知道该怎么做……


 


总而言之,非常希望作者能在人物和情节间找到平衡、为《鸣沙》找到合适的发展方向,把它继续写下去。当然,如果作者真的觉得无以为继,我非常非常理解。


我自己写的四个AU连载,两个百般纠结后终于找到了平衡,所以写完了;两个无论如何找不到,所以弃掉了。我相信,不管是继续还是弃坑,都是作者对楼诚这对CP的尊重,也是对自己心血的负责。


然而我还是很希望作者写下去,让大哥把他立的flag一个一个拔出来……不论如何,请加油,别轻易放弃!


评论

热度(46)

  1. 纯玩姐姐der eisberg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只要有爱 放开怀抱 好文很多啊
  2. 千千夜欣桦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der eisberg
    Q口Q!!谢谢太太!我觉得我觉得这不仅是一篇长评!这简直是哈利路亚!!!感动!先转起,然后埋头打字(